欢迎您,来到宁波职业经理人网
行业资讯
最新新闻
行业动态

投早、投小、投科技 “小成本”撬动社会资本“大投入”

发布时间:2024-06-11  点击量:55
 “不愁订单,愁产能。”这是超丰微纳科技(宁波)有限公司遭遇的幸福“烦恼”。红火的形势,离不开政府政策及措施的支持,也得益于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的赋能。
 
“做好科技金融、绿色金融、普惠金融、养老金融、数字金融五篇大文章,创新打造一批具有宁波辨识度的标志性成果,让更多市场经营主体有获得感。”省委常委、市委书记彭佳学强调。
 
近年来,宁波以科技投资助推产业发展,充分发挥政策性基金的杠杆效应和引导作用,坚持“投早、投小、投科技”,闯出一条以政府引导基金撬动民间社会资本的路径,以“小成本”直接撬动约6倍的社会资本“大投入”,激活创业创新“一池春水”。
 
一份初心
 
投早投小,当好企业“引路人”
 
融资难、融资贵、融资渠道单一……种子期、初创期企业,因投资风险高、市场关注度低,在融资上普遍面临“三道坎”。
 
“市场不愿做的,政府主动补上缺位。”市科技局资源配置与监督评估处负责人说。
 
为更好发挥财政资金对科技型初创企业的支持作用,2013年,宁波在全国同类城市中率先设立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,不以盈利为目的,主要投资成立三年内的初创企业。
 
艾菲博(宁波)光电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高科技初创企业。“科技研发前期投入大、周期长、成本高。一旦失败,后果难以承受。”该企业负责人说。
 
2019年,这家初创型企业,获得天使投资机构与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合计超千万元的融资,度过了前期研发的高风险期。
 
随后,公司加快了产业布局和研发进程,建成先进光学实验室,自主研发的耐高温微结构抗氢损传感光纤,填补了国内技术空白。
 
在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的“科技金融”雨露滋养下蓬勃生长的,远不止艾菲博光电一家企业。
 
十多年来,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两次升级,整体规模从5亿元扩容至50亿元,目前已投资了359个项目,直接撬动社会资本超20亿元,累计培育了11家国家级专精特新“小巨人”企业、8家宁波市制造业单项冠军培育企业、100余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。
 
“资本+服务”的“组合拳”,有力推动了科创企业驶上发展“快车道”。
 
截至目前,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在投企业市值合计超360亿元,较投资时增长141%,不少项目在获得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投资后,吸引了高瓴资本、联想创投等国内顶级投资机构的新一轮资本加持。
 
一份坚持
 
投新投硬,赋能企业创新发展
 
“感谢宁波‘天使’。”谈及公司早期发展,宁波晶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如是感慨。
 
这位“天使”,正是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。
 
作为全球“钻石培育”赛道上最早一批“吃螃蟹的人”,创立之初,该公司便成功研发中国第一台自主知识产权的MPCVD装备。“技术从实验室走向市场,真正实现产业化、国产化,中间还隔着资金、管理、市场等诸多难题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
 
2016年,晶钻科技获得投资机构与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合计超千万元投资,随即快速推进金刚石材料产业化应用技术的探索与成果转化,公司也驶入“快车道”。
 
目前,公司自主研发的化学气相沉积(CVD)装备已十多次更新迭代,实现国产替代,公司CVD大单晶金刚石生产规模位居全国第一,技术处于国际领先水平,实现了用“硬科技”把钻石“种”在了流水线上,推动我国金刚石产业链跨入国际金刚石应用高端市场。
 
“从成立之初核心团队仅数人,到如今拥有员工500多人、生产设备目前超过1000台,宁波‘天使’功不可没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 
锚定重点产业领域,孵化培育“硬科技”力量。这是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成立运行的使命所在。
 
10多年来,宁波充分发挥天使投资作用,紧跟全市新兴产业发展战略布局及创投趋势,重点布局高端装备制造、新一代信息技术、新材料等我市优势产业领域,投资项目累计占比78%。
 
同时,天使投资引导基金不断加大对生命健康、人工智能、数字经济及新能源等成长型科技企业的投资比重,通过股权融资、政策扶持、投后服务等环节,帮助企业突破关键核心技术的研发瓶颈,推进产业链上下游融合,推动重点领域强链、补链、延链,不断培育发展新质生产力。
 
一份创新
 
宽容失败、让渡收益,打造天使投资之城
 
种子期、初创期企业,本身就意味着高风险。
 
面对财政资金“保值增值”、投资“不容有失”要求,坚持投早投小的天使投资基金,如何摘掉投资盈亏“紧箍”?
 
“既然是天使投资,就不能怕失败。”市科技局有关负责人说。
 
“大力营造‘崇尚创新、宽容失败’的天使投资氛围。”宁波明确,对于已履职尽责的投资项目,如发生风险造成投资损失,决策机构、管委会办公室、基金公司等可不承担相关责任。
 
摘掉“紧箍”,不代表“零门槛”。
 
为此,市科技和市财政部门联合制定了天使引导基金考核标准,以财政资金杠杆放大效应和创新型初创企业成长作为主要考核指标。
 
针对初创科技企业普遍特征,基金公司以技术先进性、市场前景、商业模式等作为衡量指标,构建了一套有别于传统金融机构以财务衡量指标的评价体系,确保每项投资做到科学合理、尽职尽责。
 
如今“订单不愁,愁产能”的超丰微纳,2019年落地奉化区时,由于前期缺乏战略方向和资金,发展却是一直不温不火。
 
正是基于宽容失败的理念和科学投资评价体系,基于公司掌握激光显示领域的核心技术,2021年,天使引导基金跟投了超丰微纳200万元。两年后,该公司实现倍增式发展,产值超4000万元,成为当地发展新质生产力的代表。
 
“小成本”撬动“大投入”,关键还要借力。
 
“对高风险的早期项目,社会资本通常持币观望。要跟进投资,需要有社会投资机构(人)领投。”宁波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有限公司负责人说。
 
为此,天使引导基金采取了让渡收益的办法。
 
宁波明确,天使引导基金投资项目退出时,若有收益,净收益会按照一定比例让渡于领投机构(人)。同时,天使引导基金与领投机构(人)共同承担投资风险。
 
让渡收益,基金升级。去年底,宁波再次升级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,增加基金规模,提高出资比例,放宽子基金返投要求,探索种子直投,加大初创跟投支持力度……3.0版天使引导基金,在业界引发关注。
 
“下一步,我们将引导更多社会资本投资科技、投资创业,将宁波打造成‘天使投资之城’。”市科技局有关负责人说。
  • Responsive image

    关注官方微博

  • Responsive image

    关注官方微信

  • 热线电话
    0574-87189652